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心飞扬

喜欢军装,崇拜军人,热爱军队,向往军营

 
 
 

日志

 
 
 
 

魔鬼猎人在南美:揭秘中国特战尖兵生死突击  

2011-04-06 12:03:18|  分类: 军营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魔鬼猎人在南美:揭秘中国特战尖兵生死突击 - 军心飞扬 - 军心飞扬

 中国特种兵。 

  这里培养的军人智力和体力能身经百战,适合最残酷特种作战行动。
                                                                         ——“世界猎人学校”校训

  身后子弹贴着脚后跟擦过,炸弹就在身旁爆炸,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瓦斯——这在“世界猎人学校”训练场是常见景象。
  看过影片《冲出亚马逊》的读者,可能会记得地处南美洲委内瑞拉的“世界猎人学校”。这是一所世界闻名遐迩的特种兵训练中心,在国际上以环境艰苦、手段残酷、管理严格的“魔鬼训练”着称。中国特种兵周军讲述原汁原味的国际特种兵训练——

  猎人40号:参加国际特种兵训练的日子 

  经过多层考核,2007年3月,我奉命赴委内瑞拉参加国际特种兵训练,成为“世界猎人学校”第八届特种兵学员。
  短暂的语言学习之后,为期半年全封闭的特种兵课程开始了。课程分为选拔和专业培训两部分,涵盖空中、地面、水上、水下,培养全栖特种作战队员。
  整个魔鬼选拔训练的目的是,通过最大的训练强度、最残忍的训练手段来消磨、考验队员的意志,从而达到优胜劣汰,优中选优。同时,培养队员相互配合和团队协作精神,不断挑战自我生理、心理极限,树立团结一致、坚决完成任务的坚定信念。

 

  中国海军在行动 背囊时刻随身

  在加拉加斯,委内瑞拉军官每提起特种作战学校,无不谈之色变或做出鬼脸。前来接待我们的军官坦言,特种作战学校训练之苦常人难以忍受:食物少、睡眠少、训练多、体罚多,对一个人的体能和心理要求相当高,淘汰率高达80%! 我和一同前去的战友同样还一鬼脸说,我们是中国的“CONMANDO” (突击队员)!
  开往“猎人学校”的汽车沿着山路一直向上,一个小时后,明显感觉耳膜开始鼓胀。有人说,“猎人学校”快到了。望着车窗外面,我猜测“猎人学校”的样子,既充满期待,又有一点点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两小时后到了学校,第一眼就看到荣誉墙前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阳光照射下特别鲜艶。心里暖暖的,感觉特别亲切。
  这里没有欢迎仪式。一位士官和我们交谈了几句之后,便领着我们绕过一群剃光头的新学员,来到了黑乎乎的“猎人”宿舍。宿舍里设施很差,配发的物件都是黑色。分配完我们床铺后,随即要求我们整好背囊。
  “背上,集合!”士官说,背囊得时刻随身,因为里面是战斗物资。打理完毕,我—拎,好家伙!二三十公斤,背着直接去了直升机坪训练。

  圆木训练

  参加特战训练的学员每人一个号码,按“猎人×号”排序,我是“猎人40号”。搭档是海军特种兵“猎人39号”,这叫做“结婚”,从此时开始同生共死。编组完成后,每名学员都领到了黑底黄字的号码牌和血型牌。
  当天的晚餐是每人一个玉米饼。正当我们开始可怜的晚饭时,突然听到一名教官高吼:“趴下,你们这些蠢猪!”“狗屎们,给我爬到训练场去!”
  没有迟疑,只有执行命令。
  所有学员快速背起背囊爬过石子路,经草丛、泥潭和汽车底盘,伴随着瓦斯气体的熏呛和教官的打骂,爬到了一个破旧不堪的库房。
  在这里,每四人分到一根爬满蚂蚁、粗糙不堪的圆木。按要求,首先把圆木抬到小操场,操场一侧,所有的教官身着黑衣,头戴三角巾,一字排开,表情冰冷。我心里嘀咕:看来这是开训的第一把火。
  “数一到膝,数二到胸,数三到肩,数四到头顶……”
  “一声哨响圆木向上,一声哨响圆木向下!”
  “是男人吗?给我举高了,要不就退出,这里有冰凉的果汁和面包……”
  “退出吧,今天将是你们最快乐的一天,明天的训练更加残酷……”
  “狗屎们,回到你们的国家去。你们不行的,未来的半年天天如此……”
  单单一项圆木训练,一举就是三四个小时。更严厉的是还有拳脚、皮鞭伴随。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我实在举不动了就用头往上顶。教官看见了,很凶地喊道:“懒汉!给我举起来!”一边说我没有团队精神,一边径直向我奔过来,冲着胸口就是几个钩拳,本来就已经很疲劳的我一时竟喘不过气来。他看我没有反应,随手扬起一条湿淋淋的鞭子就是一鞭,这条可恶的鞭子打了结,正好打到裆部。我倒吸一口凉气,真想把圆木扔了,揍他一顿。他看看我:“中国人,你不行!”
  想激怒我?
  我知道接受这样的训练,不仅是一次人生考验,还是展示中国军人风范的机会。
  “不,要克制!”我告诉自己。
  我默默地用尽全力把圆木举得高高的!他走开了。就这样,我保持了克制的心态,以冷静的头脑、清晰的思维,战胜了自己。我想只有能正确对待挫折和生死考验的人,才可能成为真正的特种兵。

  夜行军

  当晚,我们全副武装匍匐到飞机跑道进行夜训。
  茫茫夜色中,眼前是白花花的一片,不知是何物。火把照耀下,到了跟前才发现,是一大堆装满了沙子的蛇皮袋,每袋重20公斤。
  教官让我们把它固定在背囊上——夜行军!天哪!我的腰都直不起来,没走出几百米便大汗淋漓。行进目标是学校对面的高山。
  山上几乎无路可行,坡高路陡,沟壑遍地,乱石林立,再加上背囊和步枪,黑洞洞的天,黑漆漆的路,我们如同一个个笨重的机器人在摇晃。我感觉两只胳膊像充了血,胀胀的疼,就这样一步几摇,由一个山头到了另一个山头。
  俗话说,“望山坡,跑死马”。但这不是山坡,而是一片又一片的崇山峻岭。左边是悬崖,右边是峭壁。脚下滑,身上抖。一不留神我差一点儿摔下悬崖,还好小腿别在了石缝中,像断了一样,生疼。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腰疼得受不了了,一不留神还是滑倒了。刚开始爬不起来,我就先趴在地上,慢慢跪起,双手撑地,才慢慢地站了起来……
  回到地时,我听到了鸡鸣声。心想这才第二天,以后怎么过?战友说:“这是通往地狱的路!”我安慰自己:“只是路过地狱而已!”
  回来后,开始了每天的升旗仪式,当我唱着国歌看到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时,我告诉自己:为了祖国,坚持!决不退出!
  山路弯弯看不到头,后来行军的路一天比一天长。而每次看着鲜艶的五星红旗,唱起雄壮的国歌,我就会热血沸腾,所有的疲惫和痛苦都烟消云散。从那时起,升国旗的时刻,就成为我展开新一轮冲击的加油站。
  后来多次经历了生死边缘上的挣扎与考验,我不断地以此鞭策自己,克服种种伤痛和困难。虽然身上留下了一块块的伤疤,也记不清被体罚了多少次,做了多少个俯卧撑,爬了多少米低姿匍匐,被污辱虐待了多少次。但这些没有动摇我——一个中国军人的誓言:祖国利益高于一切!军队利益高于一切!
  漫长而没有结尾的一天。累,饿,冷,疼……

  中国特种兵的情谊

  第三天,我发现一块头皮没有了,帽子上粘着头发根。我知道,接下来的训练,对生理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
  门口的“墓地”多了几个墓冢。这是退出学员的“墓冢”。“墓冢”上写着退出“猎人”的号码和名字(这个时候猎人才有了自己的名字)。此后,我们每天得打扫“墓地”、献花。
  集训期间,没有睡觉的概念,当然也就没有起床的概念。昨天的生活从放下泥沙结束,今天的生活从一个玉米饼开始。
  在这里,吃饭的时间从没准头。只要听到教官说测试,那你就拼命练吧,因为这是开饭的信号。排在最后的,或没达到标准,不但没饭吃,还得继续操练。
  这一天我没饭吃。
  科目是通过猎人障碍。我是最后一组,斜墙、鹿脖、高低杠、竖墙、圆木、蚁窝、铁丝网、竖琴、疯马,猴攀、望塔、越木、钢琴、懒人梯、狐跳、软网、横杠,大大小小共17个障碍我一遍遍通过。
  到后来,我实在没有力气了,进入蚁窝上不来,爬上望塔下不来,不能喝水,也不许休息。炎炎烈日下,汗水湿透了全身,耳边是几个教官不停的喊叫和士兵的辱骂讥讽。我的两腿发抖,头晕目眩。这时,教官高吼:“器械测试,全装十个!”
  天啊!我在单杠上挣扎了6个掉了下来。之后就是看着别人鸭子步去帐篷吃饭,而我和另外几个没有通过的队员被带到校操场操练。
  天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我们一会儿蹲,一会儿跳,我感觉我快死了……
  整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呀!“我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我想。
  吃过饭的队员重新回到了训练场。本来就不多的那点东西,我还没有吃到,真是饥累交加。这样的恶性循环很危险,又有很多队员难以忍受退出了。
  “我也危险了!”此时我想。
  可是,和我一同前往的中国战友,却把自己舍不得喝的一点点汤装到水壶里,趁晚上加了些自来水,在行军的路上让我喝了。这时的一粒米、一滴水是多么重要啊!
  我们在训练中就是这样互相帮助,彼此紧密相连。我们英勇并骄傲地为祖国而战。这种情谊融入到我们的战斗中:最需要的时候,彼此扶持。我们一起经历艰险,一起经历磨难。我很高兴能与他们共同战斗在异国的训练场上。我们有权收藏永远的快乐和深厚的战友情谊,痛苦而沉重的战斗情谊——中国特种兵的情谊!

  “水牢”

  这一天的训练从野外行军开始,行进到森林深处,我趁教官没有注意,捡起地上腐烂的芒果,吸了一口充饥,实在太饿了!
  再往前走,10米高的大岩石横在眼前,下面是一个10平方米的小水洼,沉重的背囊压在背上,走起路来,人都在摇,危险随时都可能发生。但是我们必须通过这里。中国特种兵没有一个是孬种,喊着 “为了中国”的口号跳了下去!
  晚上,我们来到一座小瀑布前——科目“水牢”。
  “滚下去,一帮狗屎,哈哈哈,看看,这里有你们想要的水,还有漂亮的河,好好享受吧!”
  通过索桥,教官命令我们携背囊站在小瀑布下面,教官在周围泼水,刺骨的水犹如一根根钢丝从各个方向扎过来,有几个教官穿上防寒服把我们一个个摁倒在水里,还要求我们把枪举起来。
  饥寒交迫的那一刻,我能感觉到每一秒的六十分之一,但时间又好像停止了,只听见牙齿上下打架声和唏嘘的声音,肌肉已经僵直,腿还不时地抽筋……
  “我不行了,今天晚上我是挺不过去了……”一个战友在旁边说,我们几个中国战友紧紧地抱在一起,虽然没有感觉到一丝升温,但是感觉到了力量,大家相互鼓励道:“无论如何我们要坚持下去,我们代表所有中国军人的形象!”
  对!坚持!“加油,中国!”我们几个喊道,漫长的两个小时终于过去了,身体已经没有了温度。
  又有人退出了,我们坚持下来了。
  从水牢里逃出,需要通过一条大河才能抵达安全地带。水急石滑,队员们刚一入水就被打翻在河里,在河里磕磕碰碰,直到我们被冲到浅滩才停止。上滩后,一路隐蔽前进。
  极度疲劳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看见了馒头,感觉到了床……随后又突然惊醒:噢,我在委内瑞拉……教官说不准躲在岸上黑色树影里。一直到天亮我们才进入了安全地域。
  高强度训练,没有休息和调整,缺乏维生素,经常熏瓦斯,我的眼神都不好使了。睡眠不足,营养不良,体力和耐力均有所下降。鞋子由于脚的浮肿,也脱不下来。但是疼得受不了,硬是脱下来一看,右脚的一个脚趾甲弄掉了。阳光照耀下,我苍白、营养不良、浮肿,就像一具死尸,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

   抗瓦斯训练

  行军回来,我去了这些天来的第一次大厕。大家躺在沙地上,睡着了。
  食堂端过来一盆汤,结果教官把我们的随队狗——给带过来,让它吃。我们班有一条狗,名字就叫“第八届国际特种兵班”。我们每人照顾他一天,什么事情它都要第一:第一个吃饭,第一个完成任务等等。然后我们按要求都跪在地上,模仿狗的样子喝汤……
  这些天来,天天都有瓦斯伴随,今天是专门的抗瓦斯训练。开始训练前,队员都得趴在抗瓦斯训练室外的泥潭里,每组4名队员轮流进入面积只有4平方米左右的小黑屋内,这时外面会突然投进一个瓦斯炸弹,屋内队员必须立即蹲下,寻找并戴上防毒面具。5分钟后,在门口用西班牙语喊出自己的号码和名字后,分两批迅速撤离。
  从里面奔出来的队员一个个面目恐怖,捶胸顿足,样子千奇百怪,吓人得很。有的张大嘴巴试图喊叫,可没有声音,头直往地里钻;有的向前跑了几步,一头栽倒,躺在地上,左摇右晃,嘴里喊着“我快憋死了,我要死了”;有的面朝天欲喊无语,有的手臂下垂,形同僵尸。
  从屋里冲出来的时候我身体发软,一个趔趄,倒在草丛里,难受的感觉无从表达,我不自觉地将手指深深地插入泥土揪着草根。
  第一波的训练还没有缓过来,第二波又开始了。一个瓦斯弹掉到了脚下,我感到一阵灼热,才知道我的鞋子被炙热的弹体烫坏了。我疼得大叫一声,瓦斯气体猛的吸了进去。我冲了出来,双手拼命撕扯胸前的衣服,眼泪鼻涕横流,怎么也喘不上气来,欲叫无声,不哭却流泪。

  这就是抗瓦斯训练!令人恐惧,使人胆寒。教官却说:“要视瓦斯如新鲜空气,猎人学校里的空气化学成分有瓦斯气体!哈哈……”

  反战俘科目

  昨天晚上水上渗透突袭,执行任务回来,我们在大雨中整理装备擦枪,教官告诉我们训练间隙进行身体检查,让我们逐个进入一个小房间。
  我感到很奇怪,之前进去的人怎么都没有出来?
  轮到我进去了。坐好后,一位美艶军医让我脱去上衣,我正准备卸下装备,突然几个黑衣大汉冲了进来,我几乎没有来得及反应,身体和头就重重地被摔在地上。一顿脚踢拳打后,双手被反扣,眼睛贴上黑胶带,再套上黑头套,塞进一个小房间审讯。
  “干什么的?”“在执行什么任务?”我当然不会说。没有得到答案,又被一顿毒打,之后被捆起来,推上车被拉到一个陌生的地点,我想逃跑,但怎么挣扎也弄不开手铐,教官看见了,一脚正蹬,我的脸就沿着路面擦了下去,疼啊,火辣辣的疼!我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
  后来,队员们被“凉水冲澡”后关到一个屋子,然后一一审讯。瓦斯熏、狗头铡打脚底、电椅逼供、窒息水塘、塑料袋窒息……
  我的耳朵一直充斥着“敌人”的讯问和“俘虏”的惨叫,但是疲惫的我们对此已经麻木,裤裆里撒完尿就晕了过去,随后就会有呛人的瓦斯袭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被带出“战俘营”,去掉头套撕掉胶带,打开手铐,一个个“恶魔”向我们敬礼祝贺:我们通过反战俘科目。
  外籍学员在胸前画着十字嘀咕着什么。之后他们问我们:“我们相信上帝赐予我们力量,那是什么给了你们力量来战胜困难啊?”我很严肃地回答:“我们是中国军人,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军队给了我们力量。”
  我抬头看看天,真蓝!刚开始我不理解如此没有人性的训练,认为士可杀,不可辱。但是,慢慢地,我体会到一名特种作战队员不但要体魄强健,机智灵活,战斗技巧熟练,战斗经验丰富;更应该具有无所畏惧,坚忍不拔的意志。而这些素质需要在超越肉体与精神承受的极限、心理与生理的抗争超强度训练中历练,让其残酷而悲壮、痛苦而壮烈。这些带侮辱性的训练实际就是对人的意志的严峻考验和磨炼。特种兵只有一个信念:不惜一切,完成任务。除此之外,什么都可以忍受。
  痛苦过去了就不觉得是痛苦。

  黑色星期

  大清早接到通知说,今天去海边游玩,要求我们换上便装,带上太阳伞,啤酒箱。一切准备停当,我们坐上学校大巴出发了,大家很高兴,但是一上车就睡着了。
  这次,教官没有叫醒我们,但是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到一声大喊:“猪们,给我滚下去!”在教官的笑声当中,我们被踢下车,横在我们面前的是三个拖车。我们得把它推回去。
  队员们喊着号子,顶着太阳,坡连坡,弯靠弯,一步一动……路怎么这么长呀!
  下午,我们整理战斗装备准备出发。走的是与上午截然不同的路,与其说是路,不如说是坡,其实就是原始森林。而天公仿佛就是与我们过不去,上午是火辣辣的太阳,下午则是倾盆大雨。
  每一个科目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内抵达目的地,一秒都不能迟到,否则这一科目将通不过。天上大雨滂沱,地上泥泞不堪,一个礼拜对我们如同七年。我们强行穿密林,渡激流,抗饥饿疲劳,抗蚊虫,晚上不让睡觉,练习绳结,唱国歌,跳水潭。
  黑色星期第三日,我的靴子底由于多次趟河后跟开口了,我用在河堤上捡的电线、铁丝扎起来。不管有多少泥沙,继续前进。
  黑色星期第四天,我小便时睡着了,后面一个小队都跟着我停了下来睡着了。
  黑色星期第五天,漂流时一棵大树横在河面上,小舟速度太快,我怕队员受伤,我用桨一头抵在小腹上,一头去抵树干,桨从中间拦腰折断。我的小腹在此后疼了一个多月,幸好没有生命危险。
  ……
  一个礼拜后,一个个如同僵尸的队员回来了,任务划上了句号。
  由于训练的强度、难度非常大,许多学员都无法坚持训练而主动放弃了课程,我也备受伤病的困扰,但在外国人眼里我代表着中国军人的形象!死也要死在这里!

 

  战斗潜水

  结束了魔鬼月,我们转入库马纳进行基础潜水训练,为下一步战斗潜水打基础。
  在基础潜水阶段,我们由美国帕蒂(PADI)潜水俱乐部教官授课,教授了开放水域潜水,在加勒比海域进行了45米定深潜水、沉船、坠机、洞穴、夜间潜水等潜水训练,并获得了美国帕蒂潜水俱乐部潜水员资格认证。
  战斗潜水训练是体力、耐力以及精力又一次冲击极限,“麻秆”中尉和“水尸”少尉海军突击队员是水中能手。训练由他俩负主责。
  水下适应性训练——每次训练前,着装,25米水池,水底潜行20次。
  浮力训练——队员浮在水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左碰不着边,右碰不着岸,四周是水,迷彩服、大皮靴一件不脱,15分钟上岸,此时已精疲力竭,一分钟不休息,再跳进水中去,开始战斗游泳。
  战斗游泳——衣服一沾水比原来要重10倍,靴子不脱加上脚蹼,一个个直往水下沉,身体负重可想而知。
  10公里的水上划舟漂流——教官专挑这么一条脏、乱、差的臭河进行训练。这里杂草横生,树枝满河。
  10公里的夜间海游训练——10公里1米都不少,一人一个玉米饼,没有任何保护设施。加勒比海域,黑漆的夜,汹涌的浪,只有与又咸又涩的海水奋力搏斗的“猎人”。两个脚蹼、一副游镜、一个荧光棒,要游10公里。冰凉苦咸的海水灌进我的耳里、鼻里、口里,我远远地向着库马纳的那个灯塔游去……
  其间,我们完成了基本的水中战斗技能(绑手绑脚漂浮与下沉2米,绑手绑脚游泳100米,漂浮半小时,托铅块3公斤100米,水下绳结,水下定向,水下爆破)和战术技能(划舟登陆后的射击队形,上岸的动作,水下炸弹的设置与引爆,前行后出水面射击,橡皮舟射击,夜间泅渡等)以及战俘逃生等技能。
  在“猎人学校”训练期间,我完成了涵盖地面、水上、水下、空中所有训练科目,获得委内瑞拉特种部队最高荣誉——突击队员称号,并被各培训国学员和教官评为最佳拍档。
  结束时我染上了登革热,虽然又一次和死神同桌而坐,但当突击队员的勋章挂到我的胸前,当我的名字被雕刻在荣誉墙上,我抬头看着五星红旗依旧在“猎人学校”上空迎风飘扬,我感慨万千。回想“猎人”的魔鬼生活,送走的是饥寒交迫,死去活来,留下的是中国军人的尊严!

  中国海军在行动Chinese Navy Activities

  人物简介:
  周军,2005年6月毕业于南京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侦察与特种兵指挥专业技术侦察系。2007年3月代表中国海军特种部队赴委内瑞拉参加第八届国际特种兵班训练,于2008年5月学成回国。在“猎人学校”期间,完成了涵盖地面、水上、水下、空中所有训练科目,在丛林狙击训练中总分全队第一,获得该国507特种部队荣誉队员称号。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