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心飞扬

喜欢军装,崇拜军人,热爱军队,向往军营

 
 
 

日志

 
 
 
 

照亮夜航战机返航的路:夜航“探照兵”的生活  

2008-06-17 10:08:09|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照灯将跑道照得通亮

当夜间返航的战机在跑道上着陆的一刹那,跑道边顺着战机着陆的方向瞬间亮起几盏强烈的探照灯光,将跑道照得通亮。担负此项任务的是航空兵场站导航连灯站班灯手——

一天傍晚,久违的日头喷出万道霞光在片片火烧云的簇拥下将广空航空兵某部机场照得红彤彤的,几颗闪亮的星星伴着一轮弯月也早早地挂在天边。

18时40分,笔者随广空某场站导航连三辆探照灯车一道进场,按预定地域来到机场西头跑道边,从跑道端开始,灯车每隔300米左右米依次有序停放。和笔者在一起是二级士官刘刚驾驶的第三辆灯车,还有副班长、二级士官张宝宁,操纵员、一级士官刘浩,还有上等兵卢炽安及刚调整到灯站带教的列兵林清伟。此时,第一批上天的夜航飞机早已听不到轰鸣声,第二批正在停机坪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残阳如血。乘着天未黑下来,战士们抓紧时间对灯车进行了最后的调试,并按照塔台指挥员的指令准确调整灯光探照角度。刘刚告诉笔者:“今天跨昼夜飞行,第一批飞机已经上去,第二批在准备,下午我们对灯车已经进行全面的试机试线,现在主要是检查灯车的发电部位,还有灯光探照的角度一定要调好,差一点的话,灯光照出去后方位就差很多了,影响飞行员的视角。”

“夜间飞机着陆时,不是有跑道指示灯嘛,干嘛还要用这探照灯?”笔者好奇地问道。张宝宁介绍说:“灯车的探照灯亮度高、照程远、光束集中,在夜航、复杂气象及低能见度情况下,可给跑道照明,引导飞机着陆。还有一点,当飞机夜间偏航无法找到机场方位时,根据指挥员的指令,探照灯向天空照射,引导飞机至指定区域,它的作用可不少哦。”

约摸半小时的工夫,一切准备就绪。此时夕阳残缺得只剩下一点边缘,一眨眼就带着最后一丝光芒滑下了地下线,天一下子就黑了下来。几分钟后,所有场道灯、塔台指示灯等陆续开启了。站在灯车上举目环视机场,宛如群星璀灿,煞是好看。不经意间,第二批飞机开始从停机坪陆续地滑向跑道,待命起飞。

 

对灯车进行全面的检查维护,作好夜航准备

“哇,吹着凉风,迎着夕阳,近距离地看着飞机腾空而起,真是一种快乐的享受啊!”刘刚和刘浩一屁股坐在车厢边上,点燃一支烟,俩人自我陶醉起来,卢炽安和林清伟则跑到车上的操纵间,早早地把耳朵捂起来。刘浩对指着跑道对笔者说:“这里是起飞点,飞机一打加力,那声音真是震耳欲聋,耳膜要是生得薄的话,肯定得震破。”说话间,一架战机拖着橘红色的火焰呼啸而上,接着第二架,第三架……

夜色笼罩着机场,弯月迷人地放射着光芒。20时15分,专线电话响了,塔台通知第一批飞机返场了,灯站作好开灯准备。张宝宁立即站起身召呼大家:“进入工作状态啦!刘浩负责控制台,我和卢炽安负责操纵探照灯,刘刚负责发电和观察塔台指示灯,小林注意听电话。”气氛似乎一下了紧张起来。笔者急切地问道:“什么时候开灯啊?”张宝宁指了指不远处指挥塔台顶上说道:“一会那个黄色指示灯变成绿色,我们就开灯;绿色变成黄色,关灯保持发电状态;黄色要是变成红色,就关掉发电机。”

正说着,飞机的轰鸣声由远而近传来,一架战鹰呼啸着穿过上空,机翼下红、蓝指示灯有节奏地闪烁着,随后大半径转弯通场。5分钟后,我们看到,天西边亮起了一束光,很快就暗下来。笔者知道,那是飞机起落架下放的指示灯。一会工夫,“嗖”的一声,战机准确地降在跑道上。“开灯!”就是着陆的一刹那,塔台绿色指示灯亮起,张宝宁一声令下。在我们前面那两辆灯车的探照灯光也在同一时间开启,聚光如柱,由西向东,指向飞机滑行的方向。“关灯!”当塔台指示灯一转换,张宝宁又迅速下令。大家此刻丝毫不敢马虎,第一批飞机才下来一架,要全部安全着陆,他们才能把心装在肚子里。

在等待飞机降落的空隙,他们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大家都守在各自的岗位上,谁也不说话,静静地屏住呼吸。等待下一架飞机的到来。约摸过了10分钟,第二架又下来,紧接着第三架,第四架……依次有序地降落在跑道上,在探照灯光的照耀下,拖着伞花滑向跑道尽头。这时,中央停机坪那边开始忙碌起来,保障车辆亮着小灯往来穿梭,远远地也能听到保障人员的吆喝声,充电机的嗡鸣声。

20时55分,专线电话响了,塔台通知第二批夜航飞机一个半小时后返场,关掉发电机待命。“又要等一个半小时哦,大家现在可以放松下了,想抽烟的来找我!”刘浩吆喝一声。笔者也凑了过去,问道:“飞机着陆时你们挺紧张的,不过一闲下来你们挺惬意的哦。”张宝宁一屁股坐在车厢板上,“咕咕咕”喝了几大口水,话匣也打开了:“飞机下来,我们保障,飞机上天,我们闲着,有时一上去就是两三个小时,我们只有在黑夜里聊天侃大山,数星星看月亮。”这时,大伙都围了过来,坐在灯车的车厢边,各自拿出自己带着的水壶,慢慢喝了起来。

“这风吹得真爽,还有月光,机场的夜色挺美哦……那你们平时在这里值班时都聊些什么,想些什么?”笔者有意挑起话题,问得也很直接。刘刚长长吁了一口气说:“大伙天天在一起,家里的事、个人的事、连队的事,总有得聊,比如说什么找对象啊,什么时候结婚啊,瞎侃个没完。”“不过我们几个都没找对象呢,听说刘浩没当兵前就谈了几个,现在还一个没断呢。”刘刚很快接上一句,把话锋对准了刘浩,惹得大家“呵呵”笑起来。来自广东增城的上等兵卢炽安接过话茬:“我今年底退伍了,现在就想争取今年能评个优秀士兵或入个党什么的,回家也光荣啊。”笔者问他:“你不想留队继续干吗?”刘浩倒是快人快语:“他家富得冒油,老爸开的几家工厂等着他去打理呢。”一听这话,卢炽安也觉得不好意思,马上回应一句:“要是让我留,我还真留!”大伙都乐了,你一言,我一语地调侃起来。看着这群战士,笔者心中生起一种由衷的敬佩,尽管他们的工作只在夜间飞机着陆的一瞬间,可为了这短暂的一瞬,他们团结地拧成一股绳,付出的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艰辛与忠诚,他们的点点滴滴与飞行安全始终牢牢地系在一起。

 

灯车进场后,要根据飞行需要调整探照灯的照射角度

“10点18分了,上去的第二批飞机也该下来了,打起精神哦!”这时,张宝宁站起身来,看看他手腕上的夜光表,吆喝大家各就各位。笔者接着侃了一句:“你们熬夜可算熬出经验了。”张宝宁笑了笑说:“这算什么,要是飞下半夜,那可有得受呢,再困我们也不能打个盹。”话刚落音,两架战鹰一前一后通场了。“准备好啊,保障好这批下来就收工啦!”张宝宁一声吆喝,大家马上动了起来。

很快,飞机亮起落架指示,对准跑道,在“T”字指示灯处准确着陆,一架、两架……“开灯……关灯……”张宝宁沉着地下着指令。当最后一架战鹰着陆后拖着伞花安全地滑向跑道端头时,塔台的红色指示灯亮起了。“关发电机,准备收工了!”张宝宁兴奋地喊了起来。忙碌了近4个小时的着陆“探照兵”欣慰地吁一口气,他们会心地笑了,在他们的工作履历里又多一次安全保障的笔录,在他们的心里也多了一份美好的回忆。

22时50分,一颗红色信号弹腾空升起,飞行结束了。前面的两辆灯车就向我们靠扰过来,笔者扯开嗓门向他们喊道:“弟兄们,感觉怎样?”坐在第一辆车驾驶室的灯站班长李祖坚也扯着嗓门回应一句:“感觉真是好,回去睡得香!”我们很快组成一个小车队,沿着滑行道快乐地向连队驶去……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