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心飞扬

喜欢军装,崇拜军人,热爱军队,向往军营

 
 
 

日志

 
 
 
 

雪山雄鹰 记爱党报国优秀藏族青年军官江勇西绕   

2008-04-01 12:4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双属于侦察兵的眼睛。

    这双眼睛,曾在路上吓退恶狗,曾在国际赛场上让对手愣得失去了战机。这双深嵌在古铜色肌肤里的黑眼睛,孤傲而从容,威严而凌厉,就像鹰,在西藏的雪山圣湖间或高旋、或低回的雄鹰。

    走进雪域高原上的军营,当你的目光与这样的一双眼睛交会,你就找到了它们的主人——西藏军区某部副营长江勇西绕。

    鹰之翼——从雪域高原到国际赛场,爱党报国的志向,托起了他飞翔的翅膀

    2003年8月,北纬59度的原始森林。没有尽头的冷杉和油松林,一如深不可测的海洋。

    五星红旗第6次在“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场上升起,率队获得外军组第二名的江勇西绕,成为第一位扬威国际赛场的藏族军人。

    此刻,在万里之外的家乡——西藏昌都地区江达县,洁白的哈达挂满了阿爸阿妈的胸前。阿妈却落泪了。10多年前,当怯生生的孩子第一次走出大山求学时,路已经够长了,这通向爱沙尼亚的路,又该有多远、多难啊!

    较量,在比赛打响之前就开始了。

    英国、丹麦、波兰、瑞典……28个国家的38支参赛队伍一见面,中国侦察兵们彬彬有礼地伸出手去,却被对方老虎钳子一般的大手握得生疼——前几届比赛里中国人不是挺厉害么?“老外”们憋着一股劲呐!

    26岁的中国二队队长江勇西绕打量着他的对手们。论装备、实战经验,我们不如外军。看看块头,他们几乎清一色大个头,相比之下,9位中国队员则显得有些单薄。

    智与勇,从来都是中国军人的最大优势。江勇西绕相信,这一点,即使是在国际赛场上也不例外。

    营救人质,过水障,侦察与情报传递……参赛队员要在负重四十公斤、毫无补给的情况下,摆脱千余名假设敌的围追堵截,5天4夜奔袭200公里,完成18个课目的角逐。

    空中和地面的假设敌穷追不舍,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江勇西绕专门选择地形复杂的无人区、沼泽地秘密行进。在这片世界上作战环境最恶劣的陌生丛林里,他险些被沼泽地吞噬,也上演了伪装成“敌军”、孤身进入“敌营”探军情的好戏……

    在这场“死亡角逐”中,中国侦察兵们仅休息了6个小时。面对“你们为什么这么拼命”的问题,江勇西绕回答说:为祖国荣誉而战,就算死,也要死到终点!

    江勇西绕载誉而归。征尘未洗,他又领受了一项新的任务:调至驻拉萨某部队,组织首期代号为“雪豹”的高原侦察兵骨干集训班。

    有人劝他,你应该请假好好休息,更何况,这项工作没有人搞过,弄砸了怎么办?

    江勇西绕没有犹豫。在他看来,把国际赛场上获得的经验用于我侦察兵的实战化训练,比拿名次更重要。就像3年前选择从昆明回到西藏一样,他锐利的眼睛,总是在党和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寻找自己的位置。

    2001年8月,摆在这位昆明陆军学院优秀毕业生面前的,是比别人更多的选择:留校,或者到机关任职。

    江勇西绕却说:“请让我到艰苦的环境中去实现军人的价值!”

    西藏,生他养他的地方。江勇西绕仿佛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蓝天白云和漫山的羊羔花。那片美丽的土地所历经的变化,他比谁都知之更切。

    他忘不了奶奶讲过的往事。半个多世纪前,体弱多病的奶奶带着阿爸和他的3个兄妹四处流浪,乞讨为生。直到西藏和平解放、民主改革,全家才有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土地。分地分羊的那个晚上,同村的多吉爷爷紧紧抱着一只羊羔,生怕农奴主会来抢走……

    他忘不了自己的一路见证。在改革开放中出生、成长的江勇西绕看到,几十年间,县城的柏油路代替了土路,五六层的混凝土楼房代替了铁皮房。一批批援藏干部为家乡带来了蔬菜大棚、水电站,让城市有了比彩虹还美的立交桥,给学校建起了从前想都不敢想的电脑教学室……

    他更忘不了,从小学到大学,他接受的教育全部是免费的。在湖北沙市中学西藏班的3年里,老师们一字一句地教他们普通话,还带着他们登长城、看故宫,让这些原本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的孩子们拥有了像祖国河山一样辽阔的理想……

    江勇西绕深知,这一切的变化,都源自中国共产党。在党的领导下,西藏发生了历史性的巨变。变化的,还有包括自己在内的百万藏族同胞的命运。

    “让我成为这片土地的一滴新鲜血液、这边防线上的一块石砾吧。”江勇西绕的报恩之情,就是这么朴素。

    他告别了四季如春的昆明。从此,雪域高原的练兵场上,多了一双能在雷场里瞬间扫描出生命通道、能在一瞥中获知“敌情”的眼睛。

    战友们称之为——“鹰眼”。

    鹰之喙——从懵懂少年到侦察尖兵,一次次痛苦的历练,让他在超越自我中领悟军人真谛

    插进敌人心脏的尖刀,刀尖要锐,速度要快,方位要准,这就是侦察兵。

    但,江勇西绕并非从一开始就是个好兵。

    他的家乡昌都地区,是当年人民军队解放西藏的门户。父辈们的讲述,儿时看过的《地道战》《小兵张嘎》等电影,兵站官兵披着打湿的被子冲进村头着火的房屋营救老人的真实画面……这一切,把向往“金珠玛米”的种子播撒在了少年江勇西绕的心中。

    1999年夏季,罕见的特大泥石流冲毁了江勇西绕家的房屋。30多只牛羊冲走了,剩下的20多只也在大水后得了瘟疫,父母急得生了病。

    正在湖北沙市读书的江勇西绕赶回家后发现,解放军送来了大米、蔬菜等生活用品,正在帮全家盖房子、修羊圈。父母吃了驻军医院送来的药,身体康复了,牛羊也开始吃草了。

    中学毕业,把当兵作为自己唯一志愿的江勇西绕,考上了昆明陆军学院。然而,到一名真正军人的距离还有多远,连他自己也未曾想到。

    第一次摸底考试,中学读书时门门优秀的江勇西绕考了个中等偏下。

    江勇西绕所在的中队,大部分学员是从全军区各部队保送来的训练尖子。投手榴弹,他用尽全力也不到40米,老兵一出手就是50米开外。单杠练习,老兵嗖嗖嗖几个360度大回环跟玩似的,可他就连做最简单的引体向上也很吃力。

    康巴人的字典里,没有“服输”的字眼。中午、晚上,江勇西绕把所有休息时间都用来练习,从最笨的方法——吊杠开始练。班长丁晓宏为他讲解技巧,同学边巴次仁用背包绳帮他把手捆在单杠上。起初只能吊30秒,慢慢地可以吊1分钟、3分钟、10分钟、1小时……那些日子里,他的双手打满了血泡,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住。

    3个月强化训练结束后的达标考试中,江勇西绕名列全队总分第一。

    如果说步兵需要的是力量和特定的技能,侦察兵则必须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最初参加“爱尔纳·突击”选拔时,江勇西绕的侦察兵本领几乎是一片空白,但教练却看上了这棵好苗子。

    2002年12月,经过无情淘汰后剩下的17人来到海口进行最后的选拔集训。

    侦察兵不会游泳,如同中国人不会使筷子,但在高原长大的江勇西绕偏偏就不会游泳。海水才到肚脐眼,他就觉得有股力量要吞噬他,不敢往前走一步。

    领队下了死命令:一周之内学不会游泳,打背包走人。

    江勇西绕开始了苦练。3天后,他向教练报告:我可以下海了。

    考试开始。冲锋舟把江勇西绕拉到离岸400米处,把他扔下水。即使像秤砣一样沉了好几次,即使在浮出水面的刹那意识模糊,他还是拒绝了战友们“不行就上船来”的提议。

    400米的海路,他游了半个小时,然后瘫在沙滩上,躺了足足半个小时……半年后的国际侦察兵比武中,他和队友们在“武装泅渡”课目中的出色表现,赢得了考官的赞扬。

    只有江勇西绕自己才知道,为祖国荣誉而战的那一年“魔鬼训练”里,他经历了什么样的极限考验。

    侦察,攀登,长途奔袭,脚上水泡叠着水泡,肩头皮肤脱了一层又一层;好几次在丛林里中暑休克,死神与他擦肩而过;连夜突击结束刚躺下,“魔鬼教练”又把鞭炮扔进房间制造“突发事件”……仿佛所有的苦,都在那一年里吃完了。

    江勇西绕明白了一个道理:超越了自我,这世上就没有承受不了的重量。

    鹰在生命走过一半时,将度过痛苦的百日重生。那漫长的100多天里,鹰会用已经老化的喙击打岩石直至完全脱落,等待新的喙长出来。尔后用新喙将指甲一根根拔出,再将羽毛一片片地拔掉。当新生的羽毛覆盖躯体,鹰就有了再次翱翔天空的力量。

    重整而后生,历练而弥新。当历经磨炼的江勇西绕走上国际赛场,他知道,自己不再是那个懵懂少年,也不再是那个站在单杠下挠头的新兵了。

   鹰之魂——从比武能手到劲旅教官,带兵人的精气神,锻造出了嗷嗷叫的“雪豹”部队

    是狼要吃肉,是羊就吃草。

    江勇西绕开始集训“雪豹”骨干时部队长韩志宏交代的这句话,他一直记在心里。

    当兵的,就要有那么一股血性,那么一股锐气,那么一股狠劲!

    4年前刚从军校毕业时,江勇西绕就见识过这样的部队,这样的兵。2001年8月,他被分配到成都军区驻西藏某连担任见习排长。这个连队,是训练成绩在全旅呱呱叫的尖刀连。

    一个星期过去了,老班长们提到扛着红牌的见习排长必称“那个学生兵”。唯一一个主动跟他说话的,是全连军事素质考核倒数第一的兵,“排长,这下您能给我垫底了……”

    连长上课:“不管你过去得了多少奖、有多么风光,到了新部队,你就是一张白纸。”

    一切从头开始,一切用实力说话。江勇西绕恍然大悟。

    一次训练,一位班长责怪枪不准影响射击精度。江勇西绕随口说了一句:“什么不行,中午刚校过的!”没想到,战士们来劲了,要看看新排长到底有什么本事。江勇西绕走上靶台,“啪!啪!啪……”5发子弹47环。

    挖工事间隙,跟江勇西绕一样魁梧的老班长何伟向他发出挑战。战士们又像上次一样起哄了,把他推到了被称为“摔跤能手”的何伟面前。短短几秒钟,江勇西绕就干净利落地把何伟摔在地上。

    战术处置得当,组织有条有理,命令坚决果断……几天后的“高寒山地进攻战斗”训练,更让官兵们对新排长刮目相看。

    “这个排长够狠!”班长们开始跟他聊天了,连长看他的眼神也柔和了。江勇西绕说,他比在学校拿了第一名还要开心。

    4年后奉命锻造高原侦察精兵,江勇西绕更自信了。参加代表世界侦察兵最高水准竞赛的经历告诉他,带兵要打破常规,要“够狠”。

    没有训练大纲,素质参差不齐,首期“雪豹”集训一开班,江勇西绕就犯了难。更让他意外的是,第一天进行手枪训练,5发子弹射击完毕后,好些官兵的靶纸上没有一个弹孔。一名叫任正雄的新兵,由于曾经遭遇弹壳跳进衣领的意外,甚至连枪都不敢开。

    江勇西绕用上了“避实就虚”的一招。任正雄的枪里明明有子弹,江勇西绕却告诉他是空弹夹,让他瞄准射击,有时则正好相反。虚虚实实之中,任正雄对自己有了信心,不仅敢开枪了,而且发发子弹命中目标。

    浪木射击、平衡绳索射击、滑绳射击、乘车射击、踏圆木射击、搜索射击……以往在国际侦察兵赛场才出现的课目,被江勇西绕用到了连队的训练场上。通过实战化的训练,官兵们的射击水平突飞猛进,在2004年成都军区举行的军事比武中,任正雄取得了手枪、步枪射击第一的成绩。

    最大的问题是体能。高寒山地500米跨越障碍训练,由于高原缺氧,有的战士刚跑了100米、跨越了几个障碍就气喘吁吁。

    江勇西绕使出了“杀手锏”。他把战士们带到沼泽地中,要求把装满教练弹、重达50多公斤的弹药箱一口气举半个小时。

    战士们很快冻成了“泥人”。几分钟后,不断有人倒下、站起,再倒下,再站起。半小时后拔出泥潭,江勇西绕又组织大家进行水中格斗训练。乌黑的水下布满草根,每一次摔倒都异常痛苦。一年后,举弹药箱成了一件轻松的事。一个个与沼泽地浑然一体的身影挺立许久,口号却越喊越亮……

    没有炼狱般的训练,就没有超一流的军人。深谙此理的江勇西绕带着他的部队,向体能和意志发起了一次次冲锋。

    暴雪夜里紧急机动,4昼夜不间断渗透作战……经过两年多的艰苦训练,“雪豹”官兵的体能突飞猛进,实战能力大大增强。他们多次在西藏军区、成都军区的军事比武中夺魁,探索出10余种训练方法、创造了数十项高原侦察兵训练纪录的江勇西绕也多次立功受奖,光荣出席全军英模大会,当选全国人大代表。

    老同学劝他转业“下海”,企业老板一次次力邀加盟,江勇西绕都拒绝了。

    “豹头”离不开他的“雪豹”部队,就像山鹰离不开高原。在西藏美丽的天空中,江勇西绕的心,早已飞向了国家和军队更高更远的未来……

 

 1995年江勇西绕考入昆明陆军学院附属藏族中学时留念

 

江勇西绕在“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大赛中

 

在国际侦察兵大赛“爱尔纳·突击”中荣获外军组第二名后的合影

 

在国际侦察兵大赛“爱尔纳·突击”中荣获外军组第二名后的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